听书 - 九千岁,太后有请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9 +
自动播放×

成熟大叔

温柔淑女

甜美少女

清亮青叔

呆萌萝莉

靓丽御姐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康和公主的母妃是个不起眼的小宫女,看她的相貌就不难知道,她的母妃也不是什么绝色佳人,还是皇帝喝醉了之后稀里糊涂地承了宠。

后宫佳丽三千,作为皇帝什么美人儿没见过,对于清粥小菜自然不放在心上,随随便便封了个美人儿就把她丢在脑后。

康和公主在小的时候,因为出身低微,母妃不受宠,又自己生的面容平凡,没有少被宫里的太监宫女们欺负。

所幸她天生早慧,使了计策在皇帝面前露了脸,又几次三番展露出自己的聪明才智,渐渐地入了皇帝的眼。

只是望月国的皇帝,是一个薄情的帝王,心中除了对于开疆拓土的野望和天下之外,并没有多少感情能够分给后宫和子女。

康和公主在他面前挂了号,却并没有得到多少父爱,所有的优待也不过是因为她展露出了足够的利用价值。

这个时代的公主,真正的宠爱是什么?高床软枕、无边富贵、无上宠爱,仆从如云,不必多思多虑,只需要无忧无虑地享受着生活。

他却请来了许多老师,教了康和公主许多东西,允许她出谋划策,乃至到了亲身来打探大安的情报,甚至要亲自出马骗宁诗婧进圈套的地步。

这个时代的女子身份低微,这样危险的事情总是男人来做。

也许对于康和公主这样足够聪明又有野心的女人来说,这是甲之砒霜,乙之蜜糖。

也许她乐在其中,并不觉得苦,并且心甘情愿的做这一切。

可是这所有的所有,都不能掩盖住皇帝并不爱她的事实。

父亲不是这样子的。

不论任何时代,任何时候,没有一个父亲能够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女儿以身犯险,不但无动于衷,还加以鼓励。

康和不可能不知道这一点,她坦然接受这些,除了是为了不受欺负过更好的生活,也是……面对现实和帝权的无奈妥协。

不知道是不是宁诗婧的眼神里带出了什么,还是说她真的过于敏感,康和公主蓦得面色一变,带着几分恼意和阴沉,怒道:“你这么看着我是什么意思?!”

宁诗婧抿了抿唇,微微翘起一点嘴角,满脸的无辜:“公主这是什么意思?哀家怎么了吗?”

“你!”

康和公主一梗,怒气更盛。

她骄傲自负,不但是因为她确实比许多困囿在后宅之中的女子做的更多,更有价值和能力,更是因为,她极端的自卑。

她表现的有多高傲,她就有多么的自卑。

那些刻在骨子里的过去,永远都无法抹灭,让她变得越发的敏感。

她的傲然,又何尝不是为了掩藏她的自卑和被她视为污点的过去呢?

她这些年做的事情越多,就越受重视,更加想要把过去掩埋,又怎么可能会主动说清楚这一刻自己感受到的隐晦情绪,眼神越发阴翳。

她忍不住咬牙冷笑道:“我原还以为太后娘娘聪慧过人,是个不可多得的奇女子,跟那些只会相夫教子、争风吃醋的女人不一样。”

“现在看来,聪慧倒是聪慧,却甘心用些后宅的阴私手段……”她顿了顿,嘲讽地道:“不过如此。”

倒像是有些失望似的。

宁诗婧并不知道她到底在失望什么,也并不觉得自己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。

她不过是想到这位公主的身世有些感慨,如今倒像是刺激到了她。

认真的想了想,宁诗婧无所谓地耸耸肩,道:“哀家并不觉得自己是多么特殊聪明的存在,也不觉得有什么资格去看不起其他的女人。”

“别说哀家并没有做什么,就算真的做了……不管是后宅手段还是什么朝堂手段,只要好用,就是好手段。不是吗?”

不知道是不是错觉,她总觉得自己说完这句话,耳边仿佛传来了康和公主清晰的咬牙切齿的声音。

“娘娘真是自甘堕落。”

不知道到底脑补了什么,康和公主脸上的神情越发的高傲,原本还带着情绪的眼神却彻底冷了下来,整个人都仿佛霜雪浇筑,冷冷的道:“话不投机半句多。我最后问娘娘一句,要不要乖乖跟我走?”

就算是被提前拆穿,她仍旧是这样胜券在握的样子,也不知道到底是哪来的底气。

宁诗婧却并不打算妥协,摇头道:“还要看公主有没有带走哀家的本事。”

“好,敬酒不吃吃罚酒。”康和公主冷笑一声。

原本还总想较个高低的她像是彻底失去了交谈的兴趣,举起了手掌。

阔袖滑落,露出她纤细的手腕和上面缠着的一串金色的小铃铛。

她拍了两下手掌,之前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动静的小铃铛伴随着她的动作,发出了清脆的声响。

十几道穿着劲装的身影,沉默且迅速地从不远处的小院子里围了过来,抽出手中寒光闪闪的钢刀,静默地将宁诗婧几人围在中间。

这些人显然都是见过血的,哪怕一句话不说,那股子血腥气依然弥漫开来,带着冷肃的杀气,叫人情不自禁地一凛。

宁诗婧的眼神闪了闪。

她猜到了这院子里肯定有埋伏,却没料到望月国竟然能够不声不响地将这么多人带进来。

大概是觉得她已经无处可逃,康和公主百无聊赖地垂下眼,冷冷的道:“动手,抓活的。”

那些人挥刀冲过来。

木槿跟蔺婉晴一前一后,将宁诗婧护得严严实实,拔出剑来毫不犹豫地跟几人拼杀。

在动手之前,木槿从怀中掏出一个竹筒,当机立断地朝着地面上一摔!

只听一声尖锐的呼哨声,一股红色的光芒冲天而起,不过片刻就有隐藏在暗处的暗卫冲了出来,同样一声不吭地加入战场。

两边都是精锐,这场厮杀比想象中更加激烈和艰难。

一开始还很冷静的康和公主面色变了又变,最后忍不住鄙夷又不屑地冷笑道:“看来那位钟公公还真是对娘娘用情至深,竟然把这些精锐都留了下来。”

“只是不知道……只爱美人儿的钟公公,带的人够不够阻拦我望月国的影卫。”

Tip:拒接垃圾,只做精品。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。
next
play
next
close
X
关闭
手机客户端
APP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