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书 - 盛世隐婚:傅先生,宠上瘾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9 +
自动播放×

成熟大叔

温柔淑女

甜美少女

清亮青叔

呆萌萝莉

靓丽御姐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第631章629.全文大结局。

沈鸢完全待不住,见不到沐瑶连话都懒得说,顾时南也知道她现在都心情,下飞机后连家都没回就直接去了医院。

傅城深意外受伤,苦肉计耍的贼溜,直接把沐瑶锁在了病房里,刘安守在外面,顾时南耐着性子等。

但沈鸢没那个耐心,要么踹门要么打胎,最后……当然是开门了。

沐瑶厌烦傅城深,连头都没有回,和沈鸢一起离开医院,找了一家早餐店坐着聊。

沐瑶‘死而复生’,沈鸢有一肚子的话,但说到最后也只剩下感恩…

感恩她最好的朋友还活着。

“几个月了?”沐瑶看向沈鸢并不明显的孕妇,“闹的厉害吗?”

沈鸢眼角还闪着泪花,提起孩子,是藏不住为人母的幸福感。

“三个多月,前段时间我根本没法儿吃饭,吃什么吐什么,现在好多了,”沈鸢摸着小腹,笑道,“估计是个混球,以后还不知道会多闹腾,我只是想想就觉得头疼。”

沐瑶想起了自己的女儿柒柒,也不自觉微笑,“小孩子活泼一点才好,看着慢慢长大,你的幸福感会越来越多。”

说的就好像你很有经验似的,沈鸢小声嘀咕,没敢真说出来。

她还不知道沐瑶有柒柒。

“那是,我就嘴欠,”沈鸢笑了笑,挽住沐瑶,声色并茂,“傅城深真是讨厌死了,一把年纪还学幼稚园小朋友玩儿苦肉计,锁门这么没品的事也亏他做得出,瑶瑶,晚上去我家吃饭吧,我把顾时南赶走,不理那个讨厌鬼。”

沐瑶抱歉的道,“鸢儿,对不起啊,我下午的飞机,家里人都在等我。”

“啊?”沈鸢惊讶,难免有些失落,“下午就走啊,咱俩才刚见面……”

“你和顾时南的婚礼我一定来。”

以前,两人一个比一个穷的时候,玩笑说起结婚的事,约好将来要给彼此当伴娘。

沐瑶还记得。

“那就这么说好了啊,”沈鸢虽然舍不得,但也没有强留,“下个月十五号,我等你过来。”

沐瑶答应,“我提前过来陪你是婚纱。”

沐瑶要先回酒店拿行李直接去机场,分别之前,沈鸢走过去抱住她,鼻子酸酸的。

“瑶瑶,你还是跟以前一样漂亮,而且现在这样的声音更的,骗你是小狗,所以……你要多说说话。”

沐瑶的声音变了,些许沙哑,话很少,哪怕是跟沈鸢在一起,更多也是安静的听沈鸢说话。

沈鸢在看网上发布会现场视频的时候就发现了。

沐瑶怔了片刻,笑着说了声,“好。”

……

顾时南就在餐厅外的车上等着,沐瑶上车离开,他就几步走过去,把伤感的沈鸢拉进怀里。

“肯定没少受苦,但是,那么大的火,能捡回一条命就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。”

沈鸢抱着男人精瘦的腰,小脸往他胸口埋,“我不是难过,我是开心的,瑶瑶和月弯一样,都是我最好的朋友,我有你,有宝宝,还有她们,觉得很幸福。”

顾时南佯装不悦,“所以之前那大半年我把你当祖宗一样供着的时候你不幸福?”

“……”

“你神经病!”沈鸢被气笑,“我还没跟你算账呢,你反过来找我的茬?”

盛夏初晨,阳光还是柔和的。

顾时南抬手抹去女人眼角还未干涸的眼泪,从容矜贵,俊朗面庞的笑意温和却又危险,“有人连着两天闹着要去打胎,正好闲着没事,回家把这笔账也一起算了。”

沈鸢,“……”

嘴欠是病,得治一治。

她自知理亏,上车之后就不要面子了,像没长骨头似的往男人怀里凑,各种娇软装可怜,变着法儿的撒娇傻笑,才终于把这篇翻过去。

――――

一年四季,夏天的江城是最漂亮的,随处可见的梧桐树郁郁葱葱,投在地面的树荫斑驳,映着岁月时光。

临近婚礼,沈鸢的婚纱和礼服陆陆续续被送到清水别墅。

她是神仙怀孕,将近四个月,身材几乎没怎么变,只是小腹有轻微的隆起,衣服挑对款式就一点都看不出来。

顾时南中午就到家了,在沈鸢还在睡午觉的时候,把家里亲手布置好。

然后,换上燕尾服,走进卧室把床上的睡美人叫醒。

沈鸢半梦半醒,睡眼惺忪,有些发懵。

……顾先生今天好像哪里不太一样。

白色……眼尾服?

这不是婚礼的时候他要穿的那套吗?

“宝贝,”顾时南把茫然的女人从薄被挖出来,温柔蛊惑,“你的婚纱到了,试给我看看?”

沈鸢望着男人近在咫尺的俊脸失神,喃喃道,“我差点就以为今天是我们的婚礼,而我睡过头了。”

“今天还不是,”顾时南失笑,低头含住女人的唇轻吻,“我还没看过你穿婚纱的样子,你先穿给我一个人看,好不好?”

“……好吧,那你抱的衣帽间。”

沈鸢刚醒,整个人都很软,没什么脾气,顾时南几乎可以为所欲为。

婚纱很复杂,沈鸢自己一个人穿不了,顾时南帮忙的时候当然没少收利息,最后从后面抱住她。

一番闹腾,沈鸢彻底醒了过来,看着镜子里的画面,笑意嫣然。

“好看吗?”

“我顾时南的老婆能不好看?”

“……你这是在夸我还是显摆你自己?”

“是一个道理,没区别,”顾时南挑眉,松了手往后退半步,“自己下楼,要看路,走慢一点。”

“嗯?”沈鸢没反应过来,顾时南已经开门出去了。

沈鸢小声嘀咕了两句,虽然不知道顾总要干什么,但还是提起裙摆往往外走。

花的香味……

虽然家里时常都会有新鲜的花束,但这可是二楼。

沈鸢纳闷,提着裙摆转过楼梯转角,忽然怔住。

一楼客厅里,目光所及之处都摆着鲜花,半空中飘着许多粉色的气球,地上也有。

夏日傍晚,阳光正好,顾时南一身白色燕尾服缓缓转过身,含笑凝着愣在二楼的沈鸢。

等不到她下来,索性自己上楼。

“下周的婚礼会有很多人,但今天只有我和你。”

“在外人年前说不出口的话,现在只说给你一个人听。”

顾时南一步一步朝着沈鸢走过去,目光灼灼,沈鸢几乎要溺毙在他眼里。

“年少轻狂的时候不懂感情是什么,错过了,我不相信所谓的命运和缘分,在江城认识你的时候没有想过后来的某一天我会这么爱你,栽在你身上是始料未及。”

脑海里一幕幕闪过,顾时南唇角上扬。

他走到沈鸢面前,拿出婚戒,牵起她的手。

“往后的每一天,我都许诺你一件事,无论大小,只要你开口。”

沈鸢已经戴了一年的婚戒,顾时南重新戴在她无名指上。

“第一件事是爱你,到生命枯竭。”

沈鸢已经哭得一塌糊涂,也顾不上身上还穿着婚纱就扑进男人怀里。

她踮起脚尖,顾时南搂着着她的腰,含笑低头迎接她的吻。

“我爱你。”

“顾时南,我爱你。”

“我爱你,我爱你,我爱你。”

众生皆草木,唯你是青山。

(全文完)

Tip:拒接垃圾,只做精品。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。
next
play
next
close
X
关闭
手机客户端
APP下载